<thead id="3nhz5"><var id="3nhz5"></var></thead>

            刘尚希:“降成本”的关键是降低宏观成本

            发表于  2018/05/14 06:30   约5分钟

            降成本3

            要加快制度创新步伐,使制度和风险之间形成一种良好的匹配。 (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)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今后一个时期经济工作的主线,降成本是其中重要内容。当前降成本,首要的是降低宏观成本,也就是通过深化改革来降低制度成本。

              过去我国的发展是低成本、低附加值,现在变成高成本,但整体看依然是低附加值。经济发展的成本越来越高,根本原因是体制机制改革滞后,制度成本高。

              资?#21019;?#37197;,?#24230;?#22810;,产出少,经济运行成本自然会高。产能过剩意味着设备利用率低,有大量的无效成本;杠杆率高意味着财务费用过重,成本就?#20808;?#20102;;库存多导致?#24335;?#21608;转慢,也推高成本,这些?#38469;亲試创?#37197;的成本。“僵尸企业?#26412;?#26159;典型的资?#21019;?#37197;,杠杆率高实际也是?#24335;?#30340;配置出了问题。要素不能市场化配置,不能用在合适的途径?#24076;?#20250;提高整个经济运行成本,多数企?#30340;?#20197;幸免。

              而社会诚信缺失,风险水平上升,经济社会运行成本也会全面提高。经济运行是相互关联的,其中一个企业不守契约,会影响一串企业。若许多企业不讲诚信,则企业之间的交易成本会大大增加。融资成本高,也与诚信不足引发的风险扩大直接相关。为规避风险,过度的增信措施,如抵押、担保、认证和公证等最终都会添加到融资成本的账单上。

              制度变迁迟?#28023;?#39118;险溢出会导致成本上升。生产、生活的成本本质上?#38469;?#22240;风险转化而来的。当定价机制不是按照历史成本,而是按照未来的风险来定时,公共风险水平就会上升,意味着所有的生产要素都会变贵。高成本与高风险只是同义的不同表述而已。

              要降低整个社会的公共风险水平,那就要加快制度创新步伐,使制度和风险之间形成一种良好的匹配,充分发挥制度及时防范化解风险的功能。

              一是加快要素的市场化改革。破除劳动力、土地、?#24335;稹?#33021;源、科技等要素市场化配置的体制机制障碍。要素的市场化配置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核心要义,也是提高供给体系质量的关键。

              二是加快国资国企改革,大力破除“僵尸企业”导致的资?#21019;?#37197;。转向以?#26102;?#20026;导向来做优做强做大国有经济,通过?#26102;?#20248;化配置来夯实国有经济。这需要转变单一以国企为导向的国有经济发展思路,把国有经济的微观基础从企业转移到?#26102;?#19978;来。

              三是加快科研事业单?#36824;?#29702;体制改革,实现产学研的深度融?#24076;?#35299;放人才创造力。人才是我国当前发展的根本制?#23478;?#32032;,要加快破除一切妨碍人才流动和优化配置的体制机制。当前的事业单位体制对人?#25490;?#20859;、使用和发?#20849;?#29983;?#25628;?#37325;束缚,亟待改革。

              四是加快社会身份制度改革,实现人力资源、人才资源的充分?#34892;?#37197;置,增强人力资源的内生动力。城乡身份、本地人外地人身份、编制内编制外身份带来了社会的不?#38477;齲?#24212;通过社会化改革,实现所有社会成员从“身份人”向“社会人”的转变。

              五是加快金融监管改革,减少金融扭曲,破除“钱多反而贵”的悖论。?#24335;?#30340;供需结构脱节,与金融监管带来的扭曲密切相关。金融监管不是针对所有的金融行为和金融风险,而只是针对产生公共风险的金融行为,这需要以大数据分析为基础的新监管模式。好的监管不是在前台吆喝,而是在后台分析,寻找公共风险的蛛丝马迹。

              六是加快财税改革,?#37038;?#38065;、花钱方?#38477;?#25913;革来倒逼国家治理方式改革,加快政府职能转变。一个国家收钱、花钱的方式,代表了一个国家的治理方式。财政支出结构固化、?#24335;?#20351;用碎片化,表面上看是财政事务问题,从深层看是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问题。需借党和国家机构?#20302;?#24615;重塑的东风,真正发挥财政在国家治理中的基础性作用。

              七是加强和完?#21697;?#27835;,保护产权,稳定预期,提升社会诚信水平。如果说财政是国家治理的基础,那么产权则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基石。我国需要彻底解决所有权清晰而产权不清晰的问题,这样才能真正保护产权,稳定长?#23545;?#26399;。(来源:经济参考报)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欢迎关注思客微信(sikexh),随时查看我们的最新消息。?

            2018-03-158

            2018-03-0541

            15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

            1583 次阅读    0 次回应

            专家

            刘尚希

           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 /  12 篇文章

            + 订阅

            所属数据库

            财经

            更加轻松、好看、有用、时尚的财经资?#37117;?#20840;球金融市场行情。

            + 订阅

            回应

            登录评论

            您还能输入 300 字

            发送

            思客

            刘尚希:“降成本”的关键是降低宏观成本

           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,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

            预览

            刘尚希:“降成本”的关键是降低宏观成本

            降成本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内容,首要的是降低宏观成本,也就是通过深化改革来降低制度成本。

           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32495
            ?
            我的书签

            扫码关注思客

            意见反馈
            天津11选5走势图奥秘
            <thead id="3nhz5"><var id="3nhz5"></var></thead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3nhz5"><var id="3nhz5"></var></thead>